FB、YouTube就"有害内容"与联合利华等广告主达成协议

2020-09-23 16:48:15 分享到:

 

 

 

Financial Time讯 Facebook,YouTube和Twitter已经和大型广告商就平台上的"有害内容"达成协议,承诺努力地长期让步以修复因7月份广告主抵制平台而破裂的关系。

 

该协议由世界广告商联合会(World Federation of Advertisers)开展谈判,协议首次设定了"仇恨言论"和"侵略性内容"的通用定义,建立了跨平台的统一报告标准,并授权外部审计师监督该系统,该系统将于2021年下半年启动。

 

联合利华(Unilever)和玛氏(Mars)等广告商表示,这些承诺(包括开发新工具以使广告商能够更好地控制放置广告的位置)使他们有信心恢复在平台上的支出。

 

火星首席营销官Jane Wakely告诉英国《金融时报》,直到解决方案得以实施,该行业才"宣布胜利",但他承认该协议是重建信任的"重要里程碑"。

 

 

她说:"作为广告商,您坐在那里,会收到来自每个平台的所有这些极其复杂的报告,使用不同的术语,不同的标准,并且它们标记自己的作业。""在我们设想的世界中,我们将拥有可比的仪表板。每个广告客户都可以了解平台的运行情况。"

 

经过与Facebook,Google和Twitter的多年关注之后,广告商于2019年成立了全球负责任媒体联盟,以与平台进行谈判。在超过1,000个品牌主要从Facebook和Instagram撤资之后,今年夏天,谈判的步伐加快。

 

抵制行动虽然仅对经济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打击,但在动荡的美国大选之年却给该行业的声誉带来了沉重打击,并大大提高了公众对其工作方式的审查。

 

政治风暴增加了监管风险,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立法者敦促对基础技术保护进行更根本的改革,以免受大型科技平台所依赖的责任。

 

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前现任欧洲议会议员Marietje Schaake质疑自我监管能否解决社交媒体上有害内容引发的基本问题。

 

她说:"这是公司制定民主政府所忽略的规则的另一个例子。" "这类交易可能比公众利益更好地为这些企业服务。因此,即使广告客户满意,我也不一定认为这是朝着正确的民主方向迈出的一步。"

 

自从去年双方开始谈判以来,最困难的问题之一就是定义不需要的内容。该协议列出了11种有害物质类别,从色情和亵渎行为到非法吸毒,应从平台上删除。

 

根据风险进行分级,它还建立了判断边界材料(涉及武器和弹药等主题)的方法,这种方法是允许的,但对某些广告客户来说是有问题的。

 

"在此之前,每个平台对问题都有完全不同的理解。如果没有通用语言,就无法编写解决方案。"联合利华全球媒体执行副总裁路易斯·迪·科莫说。

 

联合利华在选举年期间仍将暂停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上投放广告。但迪科莫先生表示,该交易为联合利华"正确执行"支出提供了"适当条件"。

 

最终,这些平台致力于开发工具,以使广告客户能够更好地控制其广告投放的目标,类似于YouTube已有的系统。Facebook和Twitter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提供一份"发展路线图"。

 

Facebook全球营销解决方案副总裁卡罗琳·埃弗森(Carolyn Everson)将该协议描述为"罕见的合作","将整个行业置于品牌安全底线之下,为我们所有人提供统一的语言,以在打击网上仇恨的斗争中前进"。

 

Wakely女士将这一系统的协调实施大为推崇,她将其比作行业范围内食品的营养标签。她说,如果平台未能达成协议,那么火星和其他广告商将考虑要求立法者介入。

 

她说:"我们确实相信合作是前进的道路。""但是,如果我们不取得进展,我们将毫不犹豫地努力在这一领域争取公平的监管。"

 

更多Facebook、Twitter、YouTube、Instagram、LinkedIn的最新动态,请搜索关注OneSight学院。

 

FB、YouTube就"有害内容"与联合利华等广告主达成协议

2020-09-23 16:48:15

 

 

 

Financial Time讯 Facebook,YouTube和Twitter已经和大型广告商就平台上的"有害内容"达成协议,承诺努力地长期让步以修复因7月份广告主抵制平台而破裂的关系。

 

该协议由世界广告商联合会(World Federation of Advertisers)开展谈判,协议首次设定了"仇恨言论"和"侵略性内容"的通用定义,建立了跨平台的统一报告标准,并授权外部审计师监督该系统,该系统将于2021年下半年启动。

 

联合利华(Unilever)和玛氏(Mars)等广告商表示,这些承诺(包括开发新工具以使广告商能够更好地控制放置广告的位置)使他们有信心恢复在平台上的支出。

 

火星首席营销官Jane Wakely告诉英国《金融时报》,直到解决方案得以实施,该行业才"宣布胜利",但他承认该协议是重建信任的"重要里程碑"。

 

 

她说:"作为广告商,您坐在那里,会收到来自每个平台的所有这些极其复杂的报告,使用不同的术语,不同的标准,并且它们标记自己的作业。""在我们设想的世界中,我们将拥有可比的仪表板。每个广告客户都可以了解平台的运行情况。"

 

经过与Facebook,Google和Twitter的多年关注之后,广告商于2019年成立了全球负责任媒体联盟,以与平台进行谈判。在超过1,000个品牌主要从Facebook和Instagram撤资之后,今年夏天,谈判的步伐加快。

 

抵制行动虽然仅对经济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打击,但在动荡的美国大选之年却给该行业的声誉带来了沉重打击,并大大提高了公众对其工作方式的审查。

 

政治风暴增加了监管风险,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立法者敦促对基础技术保护进行更根本的改革,以免受大型科技平台所依赖的责任。

 

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前现任欧洲议会议员Marietje Schaake质疑自我监管能否解决社交媒体上有害内容引发的基本问题。

 

她说:"这是公司制定民主政府所忽略的规则的另一个例子。" "这类交易可能比公众利益更好地为这些企业服务。因此,即使广告客户满意,我也不一定认为这是朝着正确的民主方向迈出的一步。"

 

自从去年双方开始谈判以来,最困难的问题之一就是定义不需要的内容。该协议列出了11种有害物质类别,从色情和亵渎行为到非法吸毒,应从平台上删除。

 

根据风险进行分级,它还建立了判断边界材料(涉及武器和弹药等主题)的方法,这种方法是允许的,但对某些广告客户来说是有问题的。

 

"在此之前,每个平台对问题都有完全不同的理解。如果没有通用语言,就无法编写解决方案。"联合利华全球媒体执行副总裁路易斯·迪·科莫说。

 

联合利华在选举年期间仍将暂停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上投放广告。但迪科莫先生表示,该交易为联合利华"正确执行"支出提供了"适当条件"。

 

最终,这些平台致力于开发工具,以使广告客户能够更好地控制其广告投放的目标,类似于YouTube已有的系统。Facebook和Twitter将在今年年底之前提供一份"发展路线图"。

 

Facebook全球营销解决方案副总裁卡罗琳·埃弗森(Carolyn Everson)将该协议描述为"罕见的合作","将整个行业置于品牌安全底线之下,为我们所有人提供统一的语言,以在打击网上仇恨的斗争中前进"。

 

Wakely女士将这一系统的协调实施大为推崇,她将其比作行业范围内食品的营养标签。她说,如果平台未能达成协议,那么火星和其他广告商将考虑要求立法者介入。

 

她说:"我们确实相信合作是前进的道路。""但是,如果我们不取得进展,我们将毫不犹豫地努力在这一领域争取公平的监管。"

 

更多Facebook、Twitter、YouTube、Instagram、LinkedIn的最新动态,请搜索关注OneSight学院。

 

线